财富下的蛋


    这是一群出生于70年代后和80年代的孩子,他们的父母是改革开放后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家庭财产以超过国民平均收入的几百倍或几千倍的速度增长,父母财富积累带给他们最受用的结果就是得到接受更好教育的机会,中国人对教育的重视,使得送孩子自费留学成了这样的家庭一个相对共同的目标,就像其中一位家长所说的,“知识改变命运”,这批孩子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因此变得更加开阔。然而,等待他们的命运将是什么?
    1950年代出生的那代人饱受各种苦难,其中的幸运儿乘改革之风,财富得以迅速扩充,与此同时,他们的子女正在成为第一代的独生子女,如果心理正常,做父母的自然不希望子女遭受任何苦难的折磨,于是成就了这批为享受生活而生的孩子,他们躺在上一代人的财富和社会声望上,而父母自忖还算成功的积累经验,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借鉴意义,他们单纯的生活环境令其很难支撑起父母那一代人的命运框架。做父母的也逐渐发觉,虽然子女长大成人,但是很难与之交流金钱观,与自己的子女相比,掌管财富的父母更像是金钱的奴隶。     今年23岁的张小京已经在荷兰留学5年,即将从一家商学院取得国际金融的学士学位。和父亲就未来做过简单探讨后,他决定申请接下来的研究生学习,研究院的学费比本科高许多,而张小京得到了父亲的热心鼓励和经济支持,“只要你想学,钱不是问题”这样的话,在少年时代就开始伴随着他。      他还记得被小京的初中班主任叫到学校的那个午后,老师婉转地建议让张小京留级,张父拿出他在生意场上的魄力说“我们转学”。张小京在这家交过1.5万元赞助费的北京市区重点中学上到初二的时候,在父亲的安排下,转到了亚运村北的私立正则寄宿学校,交了更大的一笔赞助费后,以每学期5000元的学费,从初三上到高中。      2000年秋,张小京成了他们家族中第一个走出国门的人,来到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一所大学念预科,一年后,越来越独立的他,自主把先前填写的计算机改换成国际金融专业。      在电话中,张小京说他在欧洲的这几年,世界观和价值观都产生了很大变化,“很难想象自己如果没有出国会是什么样子。”他说。奢侈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物质的概念,而是可以相对自由地安排自己的生活。他曾经在荷兰上学的途中,又到美国游学一年,而这个在出国前会的英语超不过十句的孩子,自己安排应付了所有事宜。试着回想一下,从小就有学习障碍的张小京,求学之路如果不是父亲拿钱“砸”出来的话,现在的他会不会拿着一张高中肄业证在社会上厮混,谈吐和做派也是一股子江湖气?“知识改变命运”,他的父亲谐谑地说道,只是这个代价也略微高昂了一点,他粗略一算,到张小京完成他的硕士教育,要比呆在国内的同龄人多花100万元。      Flex在国外的生活比总惦记着父亲挣钱辛苦的张小京还要轻松。在伦敦,他生活的区域,许多餐馆和茶室都认得这个温文尔雅戴眼镜的中国青年,他每天去喝下午茶的茶室,他常去的剧院,都会给他留着他常坐的座位。他所有的衣物用品都是在最好的百货商店购买,这样的生活经历,令他直到今天仍不时有放下一切返回伦敦的冲动。      从英国回来后,Flex在北京工作和生活,从事着的职业是在大型跨国企业做总经理助理,实际在做政府关系,在企业高层访华的时候,负责为他们约见人们经常从新闻上看到而他称之为某某伯伯或阿姨的人。这样的职业由他做来,比普通人更加顺风顺水,而他也可以有一份优厚的待遇和大把闲暇时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