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科技老总张明正:事业有如人生探险


  本报记者 杨国强 发自北京

  “在公司我是老板,她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和其他高级主管没有区别;在家她是老板,我只能插一点点嘴,所有的事情都由她拍板。”张明正夫妇的定位是把事业和家庭分开长期以来与妻子共同的创业和生活,已经使他们成为了亲密的战友。对于趋势科技,

  张明正并不是期望它能够赚很多钱,而是把事业看成人生探险的过程换一个位置,张明正觉得他更容易看清和把握手中的趋势科技。

  今年初,张明正将首席执行官职位交给身为首席技术官的妻妹陈怡桦,自己则腾开身子专心研究公司文化、战略和竞争对手。

  在他看来,发展至今,趋势科技在稳步发展和内部执行等方面已经不存在大问题,而应该在战略方向和企业文化等方面开始做些“务虚”性的工作。

  现在,仅当职公司董事长的张明正可以难得的玩心大发了,“前段时间一直在打网球,最近正在学骑马”。缠斗微软结盟思科

  进入2004年,“防毒”世界变了。

  微软、思科和IBM等IT业的垄断型企业先后宣布进入防毒市场,小规模的单机版厂商面临灭顶之灾。

  而为了迎战两个主要竞争对手,张明正选择了缠斗微软结盟思科的策略。

  从今年初开始,向来以企业用户为服务对象的趋势科技,不得不改变策略,悄悄推出单机版产品。张明正说,这是趋势科技在“屯粮”,准备与微软的最后一战。

  以往,趋势科技并不重视单机版市场,企业用户占据了趋势80%的收入。而令张明正眼羡的是,其最大的竞争对手赛门铁克目前55%的收入已来自单机版产品。

  肥肉摆在嘴边,又面临微软的强大压力时,张明正进入单机版市场,别无选择。“更重要的是单机版会影响到中小企业的购买行为”,张明正希望借单机版在品牌上重新夺回名声。

  不过,趋势科技在公司内部对做单机版产品并没有特别的期待。

  “一旦微软进入防毒市场的时候,任何单机版软件很可能就都玩完了。”

  张明正决定不和微软硬碰硬,“微软总是想保护Windows,但用户要的是整体解决方案。微软单机版功能很强,但大部分企业用户的操作系统是Win-dows、Linux和UNIX混合式的。”经过第一步分析,张明正认为,与微软在争夺企业用户的战争中趋势肯定是赢了。

  而除了企业用户之外,趋势还有20%的单机版市场。张明正暗自思忖,如果年底微软的防毒产品出来,并直接捆绑到Windows中,趋势的单机版肯定完蛋。这时候趋势科技为什么还要做单机版?

  不过,由于《反托拉斯法》对微软的管制越来越严,张明正觉得这次微软可能不敢再捆绑。“假如微软的防毒软件要收费,趋势科技就不怕了。”

  张明正告诉记者,今天的病毒问题完全是微软造成的,他们是在监守自盗,不得人心。

  “如果现在不和微软拼一把,什么时候拼?如果我输,只有20%,还能靠企业用户保住自己;如果赢了,更好。”

  思忖来去,对张明正来说,最大的困难还是来自企业用户,而这时候趋势还搞不清楚其最大的合作伙伴思科是敌是友。如果思科靠自己研发的产品、收购,或与其他的伙伴合作进入这一市场,对趋势科技的打击肯定致命。因为趋势80%的收入来自企业用户,而思科又占据了企业路由器市场75%的份额,是绝对不容置疑的老大。

  正因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思科CEO钱伯斯很熟的张明正赶在2003年圣诞节与思科签订了一份为期五年的独家合作协议。协议规定,思科的路由器中只用趋势科技的产品,不能和其他的厂商进行合作,这样,趋势80%的营业额至少5年之内可以安枕了。

  早在2003年,思科就推出了网络准入控制(NAC)计划,其主旨是向授权合作伙伴公开技术信息,以便合作伙伴开发和销售支持NAC网络基础设施的第三方服务器及客户端应用。虽然包括CA、赛门铁克、IBM和国内的金山、瑞星等都加入了这一计划,但他们只能干瞪眼。张明正说,真正放到路由器里的只有趋势科技,别人的则无法进入。“思科与我的默契是除了病毒之外什么都买,这对我们来讲非常有保障。”运气最少占30%

  趋势科技是1988年张明正和妻子陈怡蓁在美国成立的“夫妻店”。

  当时,让张明正最担心的是,这家根本就没几个人的公司发不出员工薪水。“这样的状态维持了足足有十年。”随着网络经济的飞速发展,趋势科技才慢慢走上正轨。

  对于成功,张明正说,很难总结出什么精到的经验。“趋势科技的成功运气占很大成分,创业时根本没有市场,纯粹是瞎猫碰到死老鼠,运气的成分至少占到30%。”

  1995年左右,趋势科技开始进入高速发展阶段。而在这之前的将近十年中,趋势科技几乎就是张明正一个人的公司,其个人风格在公司中占据了决定性地位,什么东西都要他拍板,但张明正并不想让趋势成为“丈夫销售,老婆管钱”的夫妻店。

  真正的转机来自三年前的一次内部大会。那时候,趋势科技的年营业额已经做到了3.5亿美元。在会上,趋势科技调整了组织架构,由过去二三个人的决策机制改变成公司管理层集体讨论会的形式。

  “经过三年前的那次会议,大家把文化、规则和组织架构重新做了调整,由组织来控制企业成长,而不是某个人。”张明正回忆当时的情况称。

  在解决了组织架构的问题之后,张明正就开始想两个问题。“那时候很多公司的发展速度慢了下来,我们担心趋势会不会也走上这条路。”张明正坦言,自己现在确实有些担心和焦虑。不过,他觉得,只要发展策略经过公司管理层集体讨论,并取得大家的认同,这样公司应该可以高速发展。

  摆在张明正面前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以前做一个产品卖给大中小客户都卖得掉,但忽然觉得不对,因为我卖得掉,赛门铁克也卖得很好。”

  客户需求千差万别,趋势科技开始把客户分隔,向不同客户提供不同的服务和包装。张明正把客户比喻成飞机的头等舱、公务舱和经济舱,头待舱客户趋势可能会派人驻在那里随时帮助客户解决问题;公务舱可能会由趋势的工程师直接解决问题;而经济舱客户趋势可能会培养合作伙伴去帮着解决。事业如人生探险

  “在公司我是老板,她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和其他高级主管没有区别;在家她是老板,我只能插一点点嘴,所有的事情都由她拍板。”张明正夫妇的定位是把事业和家庭分开。

  长期以来与妻子共同的创业和生活,已经使他们成为了亲密的战友。对于趋势科技,张明正并不是期望它能够赚很多钱,而是把事业看成人生探险的过程,在公司发展过程中慢慢经历各式各样的事情,他自己感觉很有趣。

  正是由于张明正这种随性的性格,也决定了公司的文化。张明正最希望趋势来自三十几个国家的员工,不分国籍、年龄和职位,在公平的状况下,能够随性自然地工作。因此,有时候,他会和员工一道跑着去上班。

  从公司创立到现在,张明正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改变,只不过由原来的大男孩开始变得成熟而已。

  热情一直不变的张明正,现在已经没有了十多年前给员工发不出薪水的压力,他现在新的烦恼是能不能找到世界上最好的人才,把他们的潜力发挥出来。

  采访过程中,摄影记者要求张明正去换一套正装配合着拍照,可为难坏了他。因为这次到北京张明正没有带西装,因为他从来不喜欢穿西装。最后张明正只能配合地上楼换了一件唯一带来的衬衫很配合地让摄影师拍照。

  “老张马上就要下去了。”采访完后,张明正身边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楼下的司机把车开过来。“跟老板说话很随便。”这位人士说,张明正不喜欢像别的老板那样前簇后拥的感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