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创业路独创“干洗鞋”


  出了浙江大学城市学院的大门,一拐弯有一个叫做九十六亩头的小巷子,里面密密麻麻聚集了吃、喝、玩、用各种小店,其中有一家颇有些另类,不是因为他独特的门面设计,也并非因为其拥有超高人气,而是因为它的独特创意——干洗鞋。

   洗鞋店的掌门人——杨元凯,却是一名大二的学生。

  课堂上的灵感

  “大脚板鞋类干洗店”,很朴素很实在的店名,店面不大,一个师傅一台机器,两侧墙壁上的挂件点缀着简单的店面。

  “原本也没想过那么早就会自己做老板。”白白净净书生的模样,尽管家里都是生意人,但才大二的杨元凯似乎没有意料到自己的创业生涯会来得那么突然。

  “在大一的一堂企业管理课上,老师讲到‘鞋类干洗店’这个词,害得我一堂课都在幻想这个创意。”杨元凯说,现在生意并不好做,如果有个好产品,那么就能事半功倍。擦鞋店听说过,干洗鞋子好像还是空白。

  课后,跃跃欲试的他立即展开了调查,结果让他非常兴奋:杭州没有鞋类干洗店。他马上盘算起来:仅是自己学校的同学,每人至少有2双好球鞋,如果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愿意把洗鞋这个活交给店家的话,市场空间无可限量啊。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师和父母,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当时就决定了,要在杭州开一家鞋类干洗店。”

  找设备2月瘦12斤

  什么事情总是想想很美好,做起来以后才发现每一个细节都那么困难。

  今年7月份,杨元凯一放暑假就开始寻找设备,“几经打听,得知温州有一家制造洗鞋设备的厂家,当时高兴得,觉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杨元凯兴奋得第二天就拿着一双鞋赶到温州试洗。机器看起来够高大前卫,可鞋洗出来的模样却让他失望透顶,没洗干净不说,一双好好的鞋还洗“蜕”了皮。厂家技术不过关,只能悻悻而回。

  后来又打听到湖北有一家企业也在生产这个设备,这次远行可不能贸然,杨元凯请了一位在家乡做了多年皮鞋生意的师傅一同前往。“但并不顺利,第一次试洗就出了纰漏。”杨元凯说,经过分析,原来是对方当班的工人忘了除去鞋底的泥沙导致试洗失败。找出了原因,杨元凯没有像在温州那次一样一走了之,他又试验了第二次,结果却因为把温度调得太高,鞋子掉了皮。后来还因为某些原因跟厂家起了冲突,“想起来,从小到大真没受过那么多委屈。”远在他乡,堂堂男儿忍不住掉出了眼泪。

  “只怪我太年轻、没有阅历、经验不足。”杨元凯在日记里这样反省自己。几经周折,最后还是在家人的支持下,直接从设备原产国日本引进机器,并和师傅一起研究设备操作,经过一次次试验,终于成功了。“2个月掉了12斤肉换来的,也值了。”杨元凯笑着说。

  磨练中学会思考

  有了设备,选店面也是大难题。当初,不少人建议杨元凯将店开在武林门附近。但他经过考察,发现那一带客源流动性太大,租金偏高,而且也不便管理,最后还是决定将店开在学校附近。

  9月2日,赶在学生开学前他把店定了下来,店面年租金1.7万元、转让费1.5万元、加上设备,总投资15万元左右的鞋类干洗店开始敞开大门做生意。

  “别看店小,事儿还挺多。除了上课要顾牢,其他所有心思都放在它上面了。”为了吸引客户,第一个月间推出了“半价洗鞋”、“洗鞋送小礼品”、“办理金银卡优惠业务”等促销活动,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但远不如他所愿。他发现来店里洗鞋的大多是女生,“总觉得应该男生多才对。”杨元凯觉得奇怪,男生球鞋多又不爱洗东西,为什么没人来洗鞋?想了一晚,又问班里同学才知道,原来男生大都懒惰,宁愿将就着,也懒得把鞋送出来。

  于是,又一个大胆的设想从杨元凯脑中蹦出来,他决定和校方商量,看能不能在各个宿舍楼设立鞋类收集处,方便同学同时招揽生意。但假期怎么办呢?尽管学校附近客源固定,但生意并不稳定,忙的时候不可开交,空的时候门前冷落。

  “我打算保留这里的店面并租一半给别人,自己再到城西小区集中地去开一个。”对于未来,刚上大二的杨元凯这样打算着。  

分享到